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动态

FCI洞见:新冠肺炎之后,关于保理的十项预测

作者:admin     来源:本站     点击:313      时间:2020-06-09

FCI洞见:新冠肺炎之后,关于保理的十项预测

原文:FCI Perspective: 10 Factoring Predictions in a Post-COVID World

新冠肺炎危机后,历史将会重演还是步入新常态? 国际保理商联合会FCI秘书长Peter Mulroy通过回顾历史,分析保理和应收账款行业在以往危机中的表现,以及我们如何以史为鉴,面向未来。

结合当下情况,我将从新冠肺炎危机对FCI全球成员单位的影响这一角度谈谈我的看法以及预测。对于本次危机的潜在影响,我们都有所耳闻,为避免凭空臆想,我将回顾历史预判未来。历史重现自有规律,迹象显示,2021年起保理行业将出现显着反弹,并将保持数年。

1.jpg

1929-1939经济大萧条

1929年10月24日,股价连跌4日,跌幅22%,史称“黑色星期四”,自此全球经济开始进入大萧条时期。当时,保理业务还主要集中在美国。1939年,经济大萧条时期进入尾声,我的前雇主太阳信托银行(SunTrust Bank)开始开展保理业务,成为业界佳话。当时,包括保理在内的新型担保贷款业务首次出现大幅增长。因为,应收账款明显的周期短与自偿性优势,使之成为比房产更受欢迎的抵押品。

太阳信托银行管理层眼光独到,以大萧条为契机,将小企业的应收账款作为抵押,为之融资。打头阵的机构还有当时最大的参与者James Talcott(后被CIT集团收购),20世纪30年代迅速扩张。1929年臭名昭著的股市崩盘,几个月后,CIT投资设立旗下第一个保理机构。全社会消费性支出猛增,CIT得益于旗下保理、家电、家具与汽车金融领域的担保融资业务增长,盛极一时。

该时期也标志着美国早期保理行业进入整合时期,使得保理商的客源多元化,延伸到纺织、服装、羊毛等传统行业以外的领域。1930年前后,CIT通过买入莫顿H迈恩哈德和威廉伊瑟林等2家知名保理公司, 4年内迅速扩张应收账款融资业务。二战伊始,新兴的保理市场覆盖了化学制品、化妆品、电子、家具、玻璃制品、家居装饰等诸多行业。这一时期,保理业务量骤增(自然得到了战时经济的支持)。1935至1948年间,美国保理行业空前增长,复合年增长率高达13%,即13年增长了4倍。

20世纪30年代的经济大萧条对美国破坏惨重,影响深远,今犹可见。圣刘易斯联邦储备银行的经济学家Miguel Faria-e-Castro近期预测,2020年美国二季度失业率可能增至30%,远高于1933年的最高失业率25%,难抑震惊。欧洲稍好,本月失业率预计增长9%。截至本文发出,美国官方公布的失业率约为15%。

2.jpg

2008-2009经济大衰退

现在,我们来回顾一下2008-2019年间的大衰退及其对全球经济的影响。

经济大萧条以来,金融界还未经历过这样的时期。2008年3月,贝尔斯登首先破产,美国政府出手,得到美联储紧急救助,又被JP摩根全盘接手;2008年9月,雷曼兄弟申请破产保护,形成多米诺骨牌效应,6个月内,美林证券、AIG美国国际集团、CIT、房地美、房利美、RBS苏格兰皇家银行、富通银行等巨头企业危机四伏,各地政府纷纷出手补助,多数巨头企业才得以幸免。

市场风险骤增,全球贸易重创。银行贷款紧缩,中小企业尤其艰难。由大银行主导的供应链金融项目集中在西班牙,美国的供应链金融业务开始不断下降甚至整个项目完全停止,影响到中小企业持续的现金流需求。同时期美国失业率最高达到10%,远低于经济大萧条时期和当下由新冠肺炎引发的经济倒退。2009年,保理行业略收缩,降幅3%,业务量为1.3万亿欧元。然而,十年后保理业务量增至近3万亿欧元,增长近两倍,复合年增长率保持在9%上下,与经济大萧条后出现的骤增相似。

2009年大萧条以来,极端的全球经济和政治动荡,引发了民族主义与保护主义。此后出现的贸易战,导致了全球贸易的放缓。 尽管如此,保理业务在这一时期仍然保持韧性。过去十年间,尤其是金融危机期间及之后,在融资安排方面,银行陆续退出,保理界接手。事实上这一时期挑战重重,应收账款融资行业仍旧不断地为中小企业提供融资,为全球贸易的持续健康发展发挥了重大作用。

3.jpg

2020--?新冠肺炎引发的经济倒退

本次经济倒退与前两次的危机完全不同。可归因于多数国家采取封闭措施迫使企业停工,而非祸起金融业。与经济大萧条时期不同,当时美国的银行要么停止营业,要么挂出“银行休假”的牌子关门3天。彼时的那场银行业危机中,罗斯福总统演讲中那句名言至今仍令人印象深刻:“惟一需要恐惧的就是恐惧本身。”

上一次危机中,多年来吹嘘有限监管好处不言而喻的各国政府,不得不拿出数万亿美元阻止全球银行系统崩溃。如今不同的是,巴塞尔协议II和巴塞尔协议III提高了对银行的准备金要求,美国和欧盟的银行经历了无数的压力测试,因而政府的准备更充分,银行系统得以撑过本轮经济倒退。同时,政府通过直接给消费者发放补助、对中小企业提供低息贷款、重点向旅游、娱乐、酒店等受到重创的行业提供补助资金等手段,注入数万亿美元以刺激经济。仅在美国,政府在前两个月直接或间接放出资金,金额超9万亿美元,约合美国半年的GDP,史无前例。以上都是2021年经济恢复的好兆头。

暗淡期过后,必会有人欢喜有人愁。不幸的是,中小企业和消费者将是受危机影响最严重的群体。零售商刚刚承受了向电子商贸发展的巨大压力,又遭遇本次危机的重创,有的开始申请破产保护,包括JC Penneys连锁百货、Pier 1 Imports家居零售、J Crew服装集团、Hertz租车以及Neiman Marcus服饰等品牌公司。超过三分之一的大型餐馆和零售连锁店成为了评级机构“关注”可能破产机构。本次危机的影响下,全球各地的“购物中心”文化将遭受重击。如果对它们终将消亡尚存疑惑,那么,疫情的影响可能会打消这种疑惑。

经济倒退对实业影响重大。然而,未来几个月,市场对流动性和风险控制的需求将高于以往。保理和应收账款行业也因此大有可为。去年我曾预计,由传统保理、反向保理、资产担保贷款以及其他形式的应收账款提供融资支持的全球赊销贸易业务总量将超过5万亿美元,约占全球GDP的6%。其中很大一部分将来源于中小企业——这个拉动全球经济增长、提升就业率的引擎。历史经验反复显示——我们可以指望应收账款融资的迅速增长,上个世纪的两次重大经济灾难就表明了这一点。但投资者务必谨慎为之,确保能有效控制操作风险、执行合理的审批流程、提高对潜在欺诈(这种时期欺诈风险高)的识别能力、加强对敏感时期的摊薄风险分析。如此,业务量虽可能受经济倒退的影响,而对于保理这种形式的担保融资需求量只会增加。参考以往两次经济危机的经验,我预计这十年保理行业将成绩斐然,到2030年全球业务总量将达到10万亿美元,复合年增长率增至7%。

4.jpg

如我们所见,本次经济倒退有其独特的一面,但仍可以从前两次危机中找到借鉴。

由此我们可以对行业未来做如下预测:

1. 商业银行贷款收紧

预测商业银行将更加保守,尤其收紧对中小企业贷款。从而为保理行业创造新机遇,促进保理行业上升。我们已经开始从一些国家的会员中听说了这样的消息。

2. 流动性越来越低,影响非银行机构及商业保理

流动性将不如之前充裕,用于支持中小企业的流动资金减少,非银行金融机构和商业保理将感到极大压力。公司寻求多元化的融资渠道,保障稳定性。

3. 托收放慢、资产期限加长

由于逾期、达不到资产合格率从而违反与资金提供方之间的协议,导致授信额度遭取消等原因,托收将继续放慢,资产期限加长。与2019年12月31日对比,截至2020年4月30日,FCI成员单位通过保理电子数据交换系统转让的发票到期未清偿数量增长160%。

4. 付款展期增长

在全球债务人的要求之下,付款展期将增长。据FCI的一个主要成员单位透露,他们的未清偿付应收账款中超过3成发生了90天的展期,其他应收账款展期甚至达到180天。

5. 信用保险额度减少或取消

信用保险的额度将受到影响,可能影响客户或债务人的信贷额度。不论是由保理商自己承保,还是由信用保险公司承保,都是如此。我们从大量会员中了解到,保险额度被取消或减少的情况正在发生。

6. 摊薄增加

地缘政治不确定性增强,扰乱供应链,预计摊薄将增加。根据FCI保理业务系统显示,与2019年12月31日对比,截至2020年4月30日,摊薄增长40%。

7. 业务量下降

业务量将遭受严重影响,尤其是2020年第二季度。经济下行和大宗商品价格暴跌,导致新开的发票减少,业务量将随之减少。但我们预计通货膨胀不可避免,有助于明年的业务量增加。然而可预见的是2020年全球业务量将明显下降,超过2009年的3%降幅。

8. 企业借款减少

由于效率与库存管理水平的提升,可获得的更便宜的银行资金,企业借款将减少。然而,此次危机让我们期待保理预付款占比上升,虽然预计业务量将下降。

9. 金融科技公司退出

过去几年,金融科技兴起,成就了不少企业。然而,由于公司亏损、欺诈以及融资难度提升等原因,我预计很多金融科技公司将退出。

10. 供应链金融或反向(保理)项目可能遭冻结或淘汰

供应链金融或反向(保理)项目的用户将感受到压力。多数供应链金融或反向项目都是没有承诺的,很可能会被冻结或全部取消,尤其是评级BB+或更低的非投资级公司的项目影响更大。我们已经在全球的汽车行业看到了这种情况,大萧条的重演,唤醒了企业的长期记忆——必须确保其流动性来源的多元化。

 

保理的未来

本次危机中以及危机之后,随着银行撤出信贷工具,保理将供不应求,尤其是中小企业和寻找新的流动资本融资渠道的企业,需求巨大。随着环境动荡加剧,企业也将寻求应收账款风险的缓释。

然而,应收账款作为一项资产类别也将受到前所未有的检验。无疑,保理为应收账款提供的安全性和可控性将使其更受欢迎。参照历史作为对比,我们信心十足。不久前巴菲特打趣说,“绝不要和美国对赌”,我想说“不要和保理对赌”。 因为保理会一直让人惊喜,支持全球企业,尤其是中小企业!


翻译:罗翎毓  

审校:李伟  林晖



电话:010-64515363 ,010-64515241
传真:010-64515363
邮箱:cfec@cfec.org.cn
关于我们 | 组织机构 | 制度规范 | 保理融资 | 联系我们
微博:中国服务贸易协会商业保理专委会
微信:商业保理专委会
版权所有 商业保理专业委员会 北京中贸远大信用管理有限公司 2015.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2012831号-2  技术支持:天逸财金科技